您的位置: 首页 >> 云计算

我若征天第五十六章左耳营养

2021.01.15 来源: 浏览:0次

我若征天 第五十六章 左耳

“这不可能!”王永手持两枚大火球,声嘶力竭的咆哮着。

使他感到震惊的是,这里是辰龙圣柱搭建起的中央战场,这里是自己的主场,他陈蛮竟然能够这么肆无忌惮的在这里吸收灵气!

按理来説在这里,陈蛮虽然不会被限制纳气,但也绝不可能在有悖此天地法则的情况下,如此疯狂大量的吸收。

如今陈蛮的吸收速度,王永不得不承认,竟然比自己还快!

此事的真正原因只有陈蛮才知道,若不是玄武鳞甲的存在,他陈蛮在这里必定是举步维艰,处处都要受限。

便是有了那玄武鳞甲在发挥作用,陈蛮还是觉得自己的纳气速度变慢了,但不管怎么説,他的右手上还是成功凝聚出了一枚大火球。

“这,这是怎么回事!”才将夏丞送去养伤归来的辰北,此时站在人群外围,盯着头dǐng那虚幻的一幕,一时间有些呆滞。

“正如你所看到的,两人都是大火球术双发,他们都是天纵之才啊!”不知何时绕到他身后的宇文浩然开口,颇为惊叹的説道。

辰北扭头看了宇文浩然一眼,呆呆的站在那里,满脑子都是大火球术双发这几个字眼。

这时候宇文浩然淡淡的开口问道:“夏丞的伤势怎么样了?”

一听説有关夏丞的事,辰北马上打起了十二分精神,“没有什么大碍,不会影响到以后的修炼,多谢宇文师兄关心。”

宇文浩然默然diǎn头不语,二人站在人群的一角,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向半空的中央战场。

如今那战场上的二人将自己的大火球术同时抛出,四个堪比太阳的火球在中央战场上分化四角,活脱脱就是四团烈日。

在两个主人手指掐诀的瞬间,那四团烈日便像是被一线牵扯,一瞬间化为空中的四道火光撞向一diǎn,所过之处空间也为那炙热的高温而扭曲。

呼吸之间,电光火石,那四团耀眼的烈日已经撞在一起,浓郁的岩浆一瞬间爆发开来,宛如星河一样铺满了一方天空。

陈蛮和王永这才只是交手一回合,就使得中央战场上天地变色,原本蔚蓝的天空一瞬间成为了火海,大片的火烧云如浪潮一样翻滚不休。

天空中下开了濛濛xiǎo雨,只几个呼吸就变成了磅礴大雨,仿佛再不熄灭那一片火海,这个世界就要被烧的崩溃一样。

陈蛮和王永两人同时迈开步子,于大雨中踏着一个个水坑冲向对方,哪怕是浑身都被雨淋的湿透,也毫不在意。

两人在一条直线上冲向对方,每一脚踩在水中,都激起一朵水莲花,二人皆是一步生一莲,七步生七莲。

缠在陈蛮手臂上的捆仙绳自行飞出,紧绷的像一根棍子似的冲在主人前面,似要做那打头阵的功臣,从多宝录里飞出的雷矛则紧随其后。

王永的法宝虽然只有赤炎剑,但那三寸短剑在飞出之际,已然迎风见长幻化成一把长剑,其上更是有玄炎缭绕。

在见到陈蛮使出了大火球双发时,王永就已经拿他当成真正能够与自己势均力敌的对手看待,收起了先前那一丝的轻视之心。

二人身后各自绽开七朵水莲时,赤炎剑也终于跟捆仙绳发生了第一次的碰撞,那剑尖和分明不是金铁之物的绳头对撞时,竟然迸发出一阵火花。

那一瞬间,陈蛮和王永的瞳孔都是骤然收缩,他们感觉周围的时间仿佛过去了数日之久,实则却只是一个刹那。

“给我破!”

王永摊开手掌向前一推,同时又大吼一声,那赤炎剑感受到主人的战意时,也就跟打了鸡血一样,直接从捆仙绳中间划过。

赤炎剑势如破竹,贯穿了捆仙绳后又直指前方的陈蛮。

通体被青色火焰包裹着的剑身划破虚空正要刺向陈蛮,却被那横空出世的雷矛给斜刺弹开。

两件法宝的速度之快,落在观战之人的眼里就只有两道残影,一触即分的两件法宝同时被自己主人握在手中时,各自爆发出不俗的气焰。

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,一直是王永在攻击,陈蛮只能被动防守,在提起雷矛的那一刹那,陈蛮也眯着眼睛出手迅速的刺出一枪。

眼看着附有雷蛇的枪尖在自己眼前不断变大,王永几乎来不及思考,只能是凭借着草案规定战斗意识将赤炎剑横在身前。

不算宽大的剑身不偏不倚正好挡下雷矛,可陈蛮依旧是一个前冲,素来刚直的雷矛竟然也弯出了一个半月弧度。

王永本以为挡下了陈蛮这一枪,自己就重新占据主动,却不料陈蛮胸前有一阵光华亮起,下一刻竟飞出一枚三寸长短拇指粗细的剑丸。

这一幕不光是王永有些始料未及,就连中央广场外围观的一干人等,也都面露惊讶之色、

毕竟陈蛮跟宇文浩然赌斗是在中央战场里进行,外人听不见他们説了些什么,也自然不知晓这其中的一些缘由。

辰北在看到那枚剑丸时,第一个想到的便是身后站着的宇文浩然,转过头有些不确定的道:“你也将法宝借给陈蛮师弟了?”

“我可不是像你那般借给他,而是输给那xi《变形金刚4》作为一部影片承载的影院放映、票房使命固然重要ǎo子了,好好的一件形似法宝,如今却成了别人的东西。”宇文浩然在摇头否定时,眉宇间透着一丝愁苦。

“你们打赌了?为什么和他赌?”辰北知道自己问的太多了,但这件事的确是勾起了他的好奇心。

不如説在这炼器宗,除了夏丞以外也只有跟陈蛮有关的事情,才能勾起他辰北的兴趣。

宇文浩然沉默片刻,两眼直视中央战场淡淡的开口,“为了幻音笛。”

这句话一出,使辰北想起了紫云石历练途中,在八云山上碰到的一幕,“陈蛮师弟他真的拿了你的幻音笛?”

“拿了。”宇文浩然再次开口。

“他怎么有那个本事!炼器宗谁不知道你把幻音笛看的跟命一样,怕是比命还重,就连王永也没法将那件法宝从你这里夺走吧?”

辰北的问题一个接一个,但宇文浩然已经不愿开口详谈,只是盯着头dǐng幻影中的战况,装作没听见辰北的问话。

陈蛮飞出剑丸后直击王永面门,虽然来的突然,但还是被王永以毫厘只差躲过一劫,那三寸剑丸速度不减的飞到王永身后。

“玄炎!”

王永以单手双指在剑身上抚过,赤炎剑上那诡异的青色火焰就跟添了干柴似的凭空暴涨,陈蛮连同那雷矛都被一股突然生出的力量给推开。

雷矛一瞬间崩的笔直,陈蛮虽然説被玄炎弹飞,但他身体在空中后退时,脸上泛起了一丝笑意,那笑意看的正要乘胜追击的王永微微一怔。

随即陈蛮伸出手指轻蔑的勾了勾,那动作像是在主动寻衅,然而王永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依然没有暴怒上前。

非但是没有受到陈蛮的影响,房间既不能太昏暗王永还在这一刻脸色一变,同时耳边也传来嗖的一道利器破空声,但此时他再要应对为时已晚。

“啊!”

一声嘹亮凄厉的惨叫划破长空,传遍了中央战场的整个世界,只见王永用手捂着自己的左耳,指缝里不断有鲜血渗出。

“陈蛮,你竟敢!”王永话只説了一半,就觉得再多的废话也没有任何意义,因为他的左耳,已经被剑丸给整个切掉了。

“大哥!”王元的声音最先响起,叫的是那么的无力,那么的凄凉。

外界观战的弟子杂役们,先是不约而同的一片死寂,随后就跟一锅沸水炸开似的,惊叫连连喧闹不安。

徐东青一脸愤怒的盯着南宫流云,出口也没了之前那般高人风度,而是直接破口大骂,“南宫老儿,你怎么教的弟子?”

南宫流云对此不加理会,看着战况的眼神中不见喜怒。

徐东青则继续喊道:“我告诉你南宫老儿,王永要是出了什么三长两短,我跟你,跟陈蛮都没完,没完!”

一个没完还不够,他还要再加上一个,好像这样才能表达自己此刻内心的愤怒。

不过要説愤怒,此时怕是没有人比王永更加愤怒的,中央战场里王永看着自己掌心里那只左耳,耻辱,不甘,愤怒,一股脑占满他的心灵。

“陈蛮,我要你此生修为再无法寸进,方可泄我心头之恨!”

咬牙切齿的説了句狠话,王永竟张口吞下了自己的左耳,随即将左耳送进口中的那只左手用力一挥,一道紫色的电光便从其袖口掠出。

那道电光飞出之际,其周围缠绕的雷蛇电弧比起陈蛮的雷矛,那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,陈蛮情急之下定睛一看,那里头竟是两颗圆滑的珠子。

霹雳珠!

看见那两枚钢珠时,陈蛮脑子里第一个闪过的念头,就是王元曾经使过的霹雳珠,后来阴差阳错的到了自己手上,这才有了如今他手里的雷矛。

此时此刻,再现霹雳珠这对法宝,从王永手里使出的却是比王元要声势浩大无数倍,呼啸间直接化作一条雷龙冲向陈蛮。

东莞治疗白癜风多少钱
成都阳痿医院
广州哪家治疗妇科医院好
Tags:
友情链接
银川物联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