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> 芯片

代表战天无敌第五十三章单挑二长老三

2020.09.20 来源: 浏览:0次

战天无敌 第五十三章 单挑二长老(三)

“杜凡,接下来让你瞧瞧老夫真正的拳威!”二长老杜漠傲然道,“七杀拳!”

顿时,杜漠丹田内的气息猛然暴躁,瞬间分化成七条气浪,每条气浪内充溢着自身的战气精髓,乳白而放着隐约的威压。

随着气浪的逐渐形成,杜漠双手结印,随之体内气浪竟然发生变幻,一条条气浪被压缩着,没多久,就变成了七条细如发丝的针线,如金属银色,透着骇人的光芒,同时微微感受,每条针线内那压缩至无数倍的战气,令人恐怖,一旦放出那将是摧毁式的攻击。

“竟然连这招都使出来,太看得起我的孩儿啊!”杜天微微皱眉,内心无形多了一丝担忧。

“七杀拳,中品初阶战技,这套拳法可是他自己经过无数次历练,总结出来,再通过实战从而研究出来的,威力无比。一拳击出,七条杀气飞射而出,同阶少有人可以轻易抵抗!”杜群低沉道。

“杜漠这个老头,这么狠,对付七杀拳,连我都得全力以赴,杜凡这小子战斗能力未知,就不怕杀了他么!”杜不平惊讶的说道。

杜天握紧拳头,战气微微升腾,要是擂台上有什么不详,他要马上出手,他可不相信导致女童严重受伤后死亡。检方指控杜漠这老小子的为人。

“七杀拳,拳起!”杜漠抬起双拳,双拳对碰,嘣,发出阵阵轰鸣声,一拳接着一拳,声响越来越大,越来越暴,拳头上夹杂着被拳头轰击成极致的战气,如细线般缠绕在拳头上。

嘣,最后一次对拳,铮,连声音都变化了,双拳上的细线全部缠绕在右拳上面,布满了整个拳头,竟然发出锐利的声音。

杜漠冷笑一声,挥出拳头,同时体内七道蓄势待发的针线沿着手臂通过筋骨从拳头上飞射出来,宛如七道雷电直射而去,连空气都要被隔开,瞬间周围的空气消失了一大半,空洞洞无比狰狞。

“我的天呀,杜凡能抵抗的住么?这也太恐怖了吧!”

“连黑洞都要出来,这套拳法,杜漠似乎没有留手啊!”

周围众人一阵惊讶,毕竟现在不是生死之战,何必搞得这么惨烈呢,难道是为了他的儿子,杜冷!

咻咻咻,七杀拳带来的气浪随着七道针线所窜出带来的摩擦空气的声音,惊人无比,又非常刺耳。

杜凡还是第一次正面面对这么强悍的攻击,心里却异常兴奋,翅膀元宝大赠送本次内测开放充值系统!不但在公测时原额返还来吧,试试能力提升之后的攻击又是如何。

“冲天破!”杜凡没有多想,既然对方这套拳法这么霸道,他也不能留手,用直截了当的方式应对。

气息快速传遍全身,本命战刀在体内若影若现,稳稳化成了身体一部分,强大的肉体此时变得更加强悍,在战刀完全幻化成身体的一部分之时,杜凡双脚一弯,身体如弓形姿态,轻轻一放松,整个身体骤然弹起,如一把利剑挥去,激起阵阵涟漪。

半空中,七条针线汇集成一支巨大的弓箭,带着无尽的霞光与杜凡幻化的利剑对碰。

顿时,擂台上面刺目的白光四射,周围的人群都争先闭上眼睛,一些来不及闭眼的小伙马上躺地翻滚,非常痛楚,捂住双眼,个别的竟然流出了血泪!

片刻,场中白光渐减消失,映入眼前的局面竟然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整个擂台,被掀了个底朝天,残破不堪,族长杜天所设的保护罩早已灰飞烟灭。

台上,一位少年,上半身全身赤裸,只有一件发着光的战甲隐约着,嘴角微微有点血丝,而对面的老头,满头乱发,身上衣服破烂不堪,气息略微凌乱,丝毫没有刚才的气场,右手拳头在滴着血,虽然不多,但是很微妙,有节奏的滴着。

“我了个去!杜凡竟然接住了!”三长老杜不平张口吃惊道,难以想象经过这么激烈的对碰,杜凡还能站得住,两个字,服你!

“二长老,你的七杀拳似乎威力不够啊!哈哈”杜凡非常人,此时体内凌乱不止,得抓紧时间休息,微微后退几步,走一步,身上的战甲掉一部分,裂痕越多,越大。

“买来的软猬甲,终于派上用处咯!”杜凡苦笑道,他奶奶的,这件战甲花了不少钱,没想到就这么一次被用光,被超前的攻击,打的用光了所有的次数,毕竟这战甲等级还是偏低,要是那种可以抵御大地战士的战甲,任凭二长老如何击打,都可以吸收大部分攻击。

杜漠内心巨震,他很清楚自己的攻击有多么牛逼,可是在他轰出那一拳时候,以为杜凡会被强劲的攻势打击的体无完肤,没想到刚刚一接触,七杀拳还是处于优势,杜凡冲天破似乎也很强劲,但是毕竟等级比七杀拳低,微微抵抗,似乎要敗。

可是就在那时,杜凡体内忽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吸力,杜漠狂泻而出的战气竟然被无止境的吸收了过去,无论他打入多少战气,还是被吸收,如牛如泥塘,无法拔出,对方呢,还是那一副欠揍的样子。

不过,杜漠经验丰富,这种吸收能力的都有一个度,就算杜凡强行把级别提升了,但是体内丹田还是那么大,容纳战气的能力有限,故一不做,二不休,从怀里掏出大把归元丹,不要命的吞下去,就这样僵持了片刻。

杜凡体内战气充溢到饱满,无法吸收,而二长老一脸蒙逼,狂吃药,所幸杜凡立马止住,不然吸收过多的战气会被撑到无法战斗。而吸收的战气被体内的戮神吸收去,此时正在发出白光。

“浩老头,这些应该是你搞的鬼吧,不过帮了我大忙,平时别吸我的战气哦,鄙人不多!”

而他嘴角的血色其实是故意咬破舌尖流出来的,为了使迷惑杜漠,让他所有分心。

“啧啧啧,杜凡,我很佩服你,比我那儿强太多了!”杜漠抬起头,整个凌乱的头发垂下来,颇有一种别样的味道,不过在杜凡眼里都是浮云。

“二长老,您这样说,杜冷可不会高兴哦!”杜凡冷冷说道。

“没事,既然老夫出手,肯定好好教育下你,免得你以后得意至极!以为可以跟我一战!”杜漠低沉道。

“能把老夫逼迫到这种程度,杜凡,你还是第一个!”杜漠苍老的脸庞顿时红光满面,非常反常。

“七杀战刀!出来吧!”杜漠微微闭眼,单手结印,背后一把含有七种颜色的战刀徐徐上升!



治疗鼻塞流涕的药是什么
长春牛皮癣医院哪家正规
奶粉过敏症状
Tags:
友情链接
银川物联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