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> 芯片

我的纨绔法身第二十九章满意了吗营养

2021.01.15 来源: 浏览:0次

我的纨绔法身 第二十九章 满意了吗

“别打了,是他救的我。”水琴赶紧叫道,跑过来用身体挡在了罗天面前。

“他救你,我明明看见是他们一伙的。”女子收回了踢向罗天的脚。

一身白色镶蓝边的纱衣裙,脸朝着水琴,身形修长,长发有致的披在肩上,用银丝样的白金兽的面筋条轻轻束着。

耳旁挂着一对翠绿色,如水般色调,仅有小指头大小的铃铛样耳饰品,一看就知道出身传承了几百年的老字号‘千美饰品’出品的精品。

再看她的背影,在绿树红花之下,只觉得她身旁似有烟霞轻绕,美丽非尘世中人。

水玲铛,不愧为校花级数的。

看到此等极品美女,‘前任’的老毛病又犯了,罗天心痒痒的。

不过,这厮还装得一脸绅士风度的摆了摆手,道,“没事,不知者不怪。更何况,她也是关心你是不是水琴?”

只不过,这家伙鼻血还在流,再加上鸟窝头,脏衣破裤,哪有什么绅士风度?看上去就一个十足的叫花子。

“别水琴水琴的叫得这么亲,想沾亲带顾是不是?那是不可能的。”水铃铛当即抢白了一句,从皮包里掏出了一张卡,扔给罗天,一脸轻薄的说道,“这个给你,够你吃喝上一年半栽了。”

“你把我当什么人了?”罗天一愣,没接,直接让银行卡掉地下了。而且,一股无名小火开始冒烟。

“什么人,你跟赵生他们有什么区别?别以为我不知道,趁乱救了我姑姑,你不就想捞些钱吗?这卡里有三万块,还不够吗?”水铃铛好像一个女王,她一脸鄙夷的看着罗天。

“你是尖子班的,我是重点班的,咱们是校友。随手救个人有你想得那么多吗?”罗天一指胸前别着的校徽,冷冷回应。

“少套近乎!‘仙农一中’有好几千收报6,911.80点。德国DAX指数.GDAXI收高0.41%学生,我同学得过来吗?

不为钱,你是大善人啊?

别以为我不明白,你这是欲擒故纵,想捞更多的钱。

或者,你是知道我的底细,当然也就知道水家的底了,是想放长线钓大鱼。

表面装得一脸绅士样,其实,一肚子坏水。

更何况……”水铃铛又是一席话出,差点气歪了罗天的肺。而且,那妹还不直接来个结尾,讲了一半又刹车了。

“何况什么,是不是认为你是校花级,哥这校草想趁机追你?”罗天脱口而出。

“这话是你替我说出来的,怪不得我。当然,这也是全校公认的。至于说你这校草不校草,那是你自封的,可没人认可。”罗天今天算是碰上对手了,一个自恋狂般的美女。眼中貌似只有自己,别人全是垃圾。

“唉!看来,学妹,你这辈子从来不敢照镜子了。”罗天叹了口气,此外讥笑。

“我怎么就不敢照镜子啦,先前我是天天照月月照。后来就担心啊,就怕我照得太多有些自称校草的人不敢照了。因为,癞蛤蟆即便是怎么照还是原样。”水铃铛咯咯大笑了起来。

特别要说明的是每个服务器都有独立的排名 “放屁,你不敢照那是因为你一照它就爆。当然不会是因为美,而是因为镜子嫌丑不敢照出去丢人现眼。”罗天马上回击。

“我丑,五毒俱全,你这什么审美观点,难怪只能永远呆在井底。”水铃铛给狠噎了一下,恶狠狠的瞪了罗天一眼,马上还以颜色。

“噢!看来,你是知道哥的大名的。不过,哥即便是一个传说也还是哥。”罗天倒是有点暗暗窃喜,看来,这名声坏有坏的好处,至少,校花还记得着。

男人不坏,女人不爱啊啊啊……

这厮赶紧的把头往后一甩,自我感觉是酷劲十足。实则,是叫花子味特别的浓。

“不熟的,不过,有天风太大,飘来了淡淡的臭味儿。”水铃铛蔑视着他。

“臭有什么不好,没有臭哪有香?”罗天强词夺理,转头冲水琴说道,“小妹妹,哥先走了,你回家吧。”

“哥哥,我跟你走。”水琴赶紧叫道。

“姑姑,你不能跟他走,这个人在学校被人称之为五毒求败,根本就是个大色*狼。”水铃铛赶紧劝道。

“放心小妹妹,哥我虽说喜欢寻花问柳。但道亦有道,对小女孩和某些自以为是的自恋狂,带上两个重量级引号所谓的资深‘美女’不感兴趣。”罗天一脸和气的笑道。

“我不怕,哥哥你肯定不会欺负我的。还会买巧克力给我吃,还要甜心的那种。哪想你,天天就懂得丹啊药啊武租地建养鸡场。功读书,就不陪我玩儿。”水琴眨了下眼跑到了罗天身边,撅着嘴儿甜甜的笑,可爱得萌萌哒哒。

“小美女,你太懂哥了。”罗天蹲下身子就要给水琴一个吻。

“不许调戏我姑姑。”哪想到眼前身影一闪,水琴已经给水铃铛一把凶巴巴的扯走了。

“调戏,她这么点大,我说水铃铛,你脑子给驴踢了是不是?”罗天给狠噎了一下。

“谁说我小啦?”水琴一挺鼓鼓囊囊的胸脯。

“咳咳,水琴,我是说你年龄还小,未成年。”罗天不好意思,赶紧咳嗽二下掩饰。

心里越发的怪异,这小女孩,咋搞的啊,人小哪地儿大?比例严重失调。

“刚才反正都给你搂了抱了,便宜都给你占了,我都不怕你还怕什么?”水琴话音刚落,水铃铛脸都给气成了猪腰子,指着罗天叫道,“你动手动脚啦?你……你个混蛋东西,居然色心不改,你……”

“哥是在救人,没你想得那么龌齣。”罗天一挺胸脯,就差没在脸上写上‘哥是正人君子’那几个字了。

“救人也不能乱来,好好,姓罗的,我记下你了。一码归一码,你不是嫌少吗?说个数出来。”水铃铛指着罗天,一脸吃人相。

“女人生气容易老,哥说过,不要钱,分文不要。

你真有诚意的话,感谢一下哥,直接用言语表示一下就行了。

当然,如果能外带着鞠个躬打个腰的就更好。

还有,如果能送面绵旗什么,敲锣打鼓送到高三(1)班的话哥也不嫌弃。”罗天一脸高调的看着她,心说,老子缺的是点赞,钱算个神马东西?没有‘贮备粮’,心里穷闹闹的渗人得慌。

“谢谢你罗天同学,谢谢你……”水铃铛还真是说干就干,恩怨分明。当即一咬牙,连谢五下,鞠了五个躬。

当她挺起腰时脸就像是一块冰疙瘩,冷着问,“满意了吗?”

呼和浩特医院白癜风
昆明哪家医院男科医院好
南昌医院哪家男科医院好
Tags:
友情链接
银川物联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