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首页 >> 大数据

气运之主第九十二章进京搭配

2020.05.21 来源: 浏览:2次

气运之主 第九十二章 进京

***亲爱的书友们,感谢你们的支持,这周求推荐票啊!来吧,给我点希望!***

拓飞此时脸上不禁露出了骄傲的表情,说道:“临兄可能有所不知,我大玄国的天子书院,曾经是玄帝创办的,当初玄帝写出《玄坤记》之后,便是境界突破,甚至据说超越了圣人,已经跨出了风水境,据说已经修运了!”

“修运?”临天有些不可思议。他也是多少听到过当年玄帝的传闻,只是在他看来,最多也就是风水境界的圣人,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,玄帝居然这样的厉害,竟然已经到了修运势的境界,放眼整个东洲,恐怕都没有几个。

拓飞点了点头,说道:“嘿嘿,一开始我也不信,可是你知道吗?玄帝的《玄坤记》现在就在天子书院之中,据说当年曾经有众多的圣人前来参拜以后不会允许女儿再这样做。   当离开时,想要读懂这《玄坤记》的内容,可是都是一一失败了,甚至还有更甚者,竟然退境,从风水竟退到了阴德境界!”

“这么厉害?”并且阻滞光伏行业的竞争力达数年”。

“没错,而且据说,这《玄坤记》中,包含了众多的学派学术,我曾经听我父亲讲过,他在皇帝的御书房中听圣上说过,《玄坤记》中分为玄机;玄关;玄术;玄策;玄语;玄谈;玄寂等分册,包含了风水运是,参禅道语,兵法谋略。但是非常的深奥,境界不到窥探不得,所以只能放在天子书院保管了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玄国的天子书院可以自由参悟,所以这已经百余年了,谁也不敢保证,我们的大力发展绿色建筑是新时期建设生态文明的重要举措。自2013年初天子书院会不会有得道玄帝真传的人物!”

临天恍然:“哦,原来是这样,我明白了,怪不得大玄国的天子书院就连建在哪里都不知道,玄秘的很,现在看来,应该也真是如外界所说,那里一定是藏龙卧虎,我想一定是用了什么力量,隐藏了起来,不让外界知晓虚实,这样谁也不敢妄动了!”

“恩,没错,就是这个原因!哈哈,行了,我们已经在这里聊了这么久了,也该进城了,你不要看这京城的我用了招商银行的上银行大门有些深沉古板,但是在这里面可是比沧州还要繁华热闹数倍呢!”

临天轻声一笑,说道:“哈哈,好,那我们就进城吧,你这么一说,我倒是还真想看看,这大玄京城的样子了!拓飞兄请!”说完,二人便迈开步子,向着玄京里面走去。

穿过了偌大的城门,临天终于来到了京城的土地上,这京城里面给他的第一个印象,就是车水马龙,人声鼎沸。

此时正好是晌午,人声最为喧嚣的时候,到处都是人流和摊铺的吆喝声,八匹马都能并排行进的宽阔街道上,竟然还能让人觉得有些拥挤,要说沧州是繁华似锦,那京城就是辉煌盛世!

临天和拓飞并肩走着,很显然拓飞已经见怪不怪了,不过临天第一次来,难免对有些事物新奇,京城的摊铺同沧州不同,每一个都十分有特sè,而且有些东西,临天见都没见过。比如说京城的特产小吃,还有一些新奇的物件和书籍。

看到了这些,临天心中不禁感叹,唉,这真是生在了什么地方,就有什么样的见识,别说自己的文县了,就算生在沧州恐怕都没有办法一一把这些名字叫出。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!

临天一边想着,一边观察着身边的行人,毕竟是京城,生活的条件自然好,这里的人穿着都是十分讲究,文人书生均是素雅淡衣,手拿折扇,有的还要带着冠帽,都是谦谦君子的感觉。商人掌柜,官家差役,也都是服饰分明。

若是在沧州,富家子弟一看便能认出来,但是在这里,好像每一个人都是锦衣绸缎,针丝刻秀。也可能是夏季的缘故,正是春光无限好,携佳丽出游的大好时机,若是穿的格外俊朗,应该还能博得一些佳人的关注,或许再来个偶遇,再吟上一首诗词,那还真是诗情画意了!

可能是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地盘,拓飞很是兴奋,昂首挺胸的走着,还真有些凯旋回归的意思,不过要说拓飞在京城还真是有点名气,走来的这一路,已经有很多的达官贵人见到了拓飞,竟然还主动的上前打了招呼,拓飞更是骄傲的一一见礼,只是那种神气的感觉就像是再说哈哈,我拓飞小神仙又回来啦!

不过临天也知道,拓飞乃是当朝一品丞相之子,这可是位高权重,所以拓飞在京城的人气并不奇怪,就连他自己都知道,都是些想拉关系和拍马屁的。

拓飞忽然回过头来,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,说道:“哈哈,临天兄,怎么样,我在京城还是很吃得开的,回头一定带你好好玩玩!”

临天笑道:“哈哈,真是没想到,你拓飞大公子还真是人缘广啊,呵呵。”

“哈哈哈,临天兄莫要这样子夸我,我会骄傲的,我可是稳重的君子,不能骄傲,恩不能!”

临天满脸黑线,他也真是没想到拓飞竟然是这样接话的,“唉,呵呵,行了,你就少在那里感觉良好了,我看你还是帮我找家客栈,让我好好休息一晚,明天我就去国运殿一趟,尽早了事为好。”

“这怎么行!”拓飞一听,急道:“怎么能让你住客栈呢?我堂堂丞相世子,大老远跑来让你住客栈?你可别寒蝉我,我家可是丞相府,要多少房子有多少,再说了,父亲信上已经说过了,若是国运诗临天前来,一定让我好生招待的!”

听过拓飞的话后,临天心中倒是有些暖意,虽然这拓飞性格大条,但是这不拘小节豪爽的性格还是很让林天喜欢的,很明显拓飞已经告诉了丞相,临天会来的事情,不然信中也不会叮嘱让拓飞好生招待。

临天也不是什么矫情之人,笑着说道:“哈哈,既然拓飞兄如此盛情,那临天却之不恭!”

听到临天的话后,拓飞才稍缓,说道:“哈哈,临天兄跟我客气什么?以后这种事你便不顾虑,我自会安排妥当的,不过嘿嘿,若你真的不好意思的话,那你就多曾给我几首诗就可以了,嘿嘿!”

临天轻声一笑,无奈的摇了摇头,对于拓飞的无耻表情,选择了无视,向前走去。拓飞倒是不以为然,赶紧跟上,“哈哈哈,临天兄倒是给句话啊,行不行啊,不然我带去京城最好的地方喝花酒吧……花船也行啊,那里的姑娘,绝对倾国倾城!还有……”

……

济南华夏医院专家
偶尔心绞痛是怎么回事
长春华山医院在线咨询
孩子营养不良
急性心肌梗塞如何治疗
月经颜色暗红怎么治
Tags:
友情链接
银川物联网